2019年游戏上市公司卖“子”求生之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手游那点事”(ID:sykong_com),作者:Rust,经授权发布。

临近年关,一众业绩亏损甚至濒临退市的A股游戏上市公司又开始“作妖”:从元力股份、富控互动、中文在线再到大东南,部分上市公司正加速逃离游戏行业,依靠变卖游戏业务资产调节利润乃至保壳续命者不在少数。

一时间,游戏行业仿佛成为人人避之不及的“祸害”。然而在四年前,“网络游戏概念”的火热程度,完全不输今天的新能源汽车/区块链/云游戏。

在2015年A股“疯牛”这一大环境下,网游概念板块公司的估值一度攀上131.06倍,而创业板估值不过81.28倍,溢价程度令人咋舌;加之场外配资的煽风点火(增量资金大量涌进)与监管层鼓励并购重组(国家政策支持),游戏公司的估值自然一飞冲天。

据统计,在A股74家上市游戏公司当中,2015年内市盈率(TTM)最高值逾千倍的公司竟有16家,一百倍至一千倍之间的公司共有42家。其中,三七互娱市盈率最高值一度突破4000倍,艾格拉斯市盈率高达1635倍,而世纪华通、完美世界以及中青宝等公司的市盈率亦一度突破120倍。

然而,随着三年业绩对赌期结束以及2018年版号停发,那些披着高估值外衣的妖魔鬼怪们纷纷显露原型,与商誉地雷一并炸成烟花。而曾经疯狂跨界并购的上市公司们,如今也在疯狂抛售游戏资产。

一、中文在线折价14亿元血亏卖出晨之科 ,年内仅贡献353万元净利

上市公司强烈的求生欲,促使中文在线挥泪“割肉”。

12月11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拟将上海晨之科100%股权以3.24亿元的价格出售给钢钢网。然而在两年前,中文在线可是斥资逾17亿元才把晨之科100%股权收入囊中。

若观察晨之科近两年经营状况,便会发现该公司2018年全年营收和净亏损分别为1.94亿元和0.83亿元;截至2019年10月31日,晨之科营收暴跌至1239.5万元,亏损幅度缩窄至0.63亿元,近两年合计亏损1.46亿元。面对晨之科这扶不起的业绩,中文在线只能于2018年无奈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4.43亿元。

纵使2019年内这桩交易如约进行,也不过给中文在线贡献353万元利润,与该公司年内三季度亏损1.92亿元的黑洞相比,简直杯水车薪。

二、设立5家卖出4家,元力股份批量卖出子公司遭深交所问询

相比之下,大规模设立和出售游戏子公司的的元力股份,便颇具批发商神韵。

据了解,元力股份自2018年6月成立广州原力以来,又分别于2018年8月、2018年10月、2019年5月、2019年7月投资设立厦门汇杰斯特、广州起源、厦门原力、广州心源。不到一年,元力股份一口气设立了五家游戏子公司。

谁料到,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10月,元力股份又依次将广州创娱、广州冰鸟、广州创侠、广州心源等公司批量卖出。

莫名给人一种春天播种、秋天收割的感觉。

当然,元力股份的成名作当属以4500万元价格出售广州原力100%股权一事。据公告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0月末,广州原力净资产为250.48万元,近两年该公司累计亏损3786.2万元,经营现金流更是持续下降。

然而元力股份计划以溢价17倍,即4500万元的价格出售,更骚的操作在于,元力股份可以借机逃过商誉计提减值的大坑,其中埋藏着价值1.1亿元的商誉地雷。

如此离奇的资产溢价和明晃晃的利润调节,简直是对接盘方和深交所的人格侮辱。

三、富控互动拟作价36.57亿元出售Jagex,身负60笔诉讼涉案金额逾80亿

卖子公司求生的公司有很多,但富控互动恐怕是处境最为狼狈的一个。

截至2018年度,富控互动已巨亏 55.09 亿元,2019 年 9 月末公司净资产为-42 亿元,已是资不抵债。与此同时,截至2019 年 9 月 30 日,富控互动涉及诉讼事项共计 60 笔,金额约 81.21 亿元。

内有严重亏损,外有官司缠身,情急之下富控互动于今年6月份宣布,拟将游戏子公司Jagex卖出还债,作价36.5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Jagex在2018年中为富控互动贡献逾99%的营收,堪称该上市公司的唯一一部造血机器。若把这项资产卖掉,富控互动基本只剩下空壳。

面对这桩过于血腥的交易,上交所7月初便火速发去问询函,要求富控互动就出售Jagex作出解释,但后者硬生生拖了两个月并延期8次都不给出正面答复,场面一度十分魔幻。

11月15日,上交所再一次就出售资产这一问题向富控互动发去第三封问询函,富控互动却依旧发挥着“一拖到底”的本色,至今仍未正式回复。

四、大东南作价5750万元出售上海游唐,后者曾研发手游《大主宰》流水过亿

今年10月底,主营业务为塑料薄膜和新能源材料的大东南便以5750万的价格出售游戏子公司上海游唐网络100%股权。

据了解,上海游唐曾研发手游《大主宰》并交由巨人网络发行。该游戏于2015年2月份正式上线,上线24小时流水已破千万,更拿下月流水过亿的好成绩。此外,该公司还曾与掌趣科技联合研发《石器时代2》并交由后者发行。

但近日大东南发布公告称,上海游唐营业收入已从2018年的1343万元暴跌至2019年8月的33万元,近两年合计亏损2435万元。

在这些被卖出的游戏子公司中,不乏研发能力优秀且产品表现突出的厂商。那么为何他们仍逃不过被转卖甚至倒闭的命运?行业洗牌始于何时?

有人认为是因为CP过多,行业产能过剩,必然要淘汰一部分,也有人说是因为用户被产品教育后,开始对手游质量有更高的要求。

但是在国金证券分析师裴培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传统互联网巨头入局。

2014年底开始,腾讯、网易、畅游、盛大、百度等厂商涉足手游领域,并在2015年掀起IP战争。从C端来看,IP是天然的前期导量利器,大厂们的IP改编游戏在市面上碾压中小团队的产品并非难事;从B端来看,IP是非常牢固的竞争壁垒,天价IP授权费是中小厂商们无法越过的鸿沟。

正是靠着IP在B端和C端对中小厂商的双重压制,巨头们很快犁庭扫穴,淘汰了绝大部分同行。这种强行拉高竞争门槛的洗牌方式,本质上可以看成是大厂们对中小厂商的收割与碾压。

经过一轮清洗后,手游市场已经趋于理性,资本也不再愿意为单纯的概念买单。

总结

从疯狂并购到变卖资产,本质上可以看成是部分主营业务经营不善、却意图跨界增收的上市公司的“自杀式行为”,而版号停发和市场流动性缩紧则加速打破了他们对于游戏公司的幻想,那些靠“讲故事”拿融资的游戏公司亦难以为继。

但这并不代表游戏公司真的沦为“资本弃子”。经历过一轮行业洗牌后,仍留在场上的玩家无疑具有一定的研发实力/发行/营运能力,经营状况稳健,现金流状态良好。随着今年6月中旬游戏板块估值触底回升,商誉风险逐步释放完毕,相信2020年的游戏公司将会轻装上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满记甜品加盟宣传站 » 2019年游戏上市公司卖“子”求生之路
分享到: